【与权力者私通的青梅竹马们】(01)

分类: 武侠古典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与权力者私通的青梅竹马们】(01)

第1章开始的四个人(A)

「飒―――!!」

训练场的广场上传出了清澄的裂帛声。

黑发的少女将对面勉强架住自己攻击的青年手中的剑弹飞。

青年受到了足以将配剑弹向远方的冲击影响,跌坐在地上。

然后少女就大方的将剑指向了青年的面前。

「又是我的胜利呢。还要继续吗、拉里?」

少女以凛然的声音说出了略带笑意的话语。

「啧……啊、啊、知道了啦、我投降…光比剑技果然还是赢不了艾蕾诺雅啊

…」

少女伸出手、帮助跌坐在地上的青年站起来。

青年的名字是拉里?哈维。

褐发碧眼的青年、身材在中等范畴却略显瘦弱。

有着一副看起来很不可靠、却相当温和的脸。

「」光比剑技「啊…?这句话等到你哪天有其他东西能够赢过我的话再说吧

…?」

少女的名字是艾蕾诺雅?塔维拉。

有着黑发、细长的黑色眼眸与雪白肌肤的少女。

浏海处俐落的切齐、而后发则留着相当长为了方便整理而绑成了马尾辫。

训练有素的肉体略显娇小。

虽然两边都只是穿着一般士兵的服装持续的训练、不过却有人一直在旁边注

视着两人互动的光景。

在训练场的一角,设置了白色的桌椅。

坐在位置上的两人、分别是看着场上的两人露出微笑的女性以及略为肥胖的

少年。

有着淡紫色发色与瞳眸的女性将波浪般的长发在前方微微分开在额前配戴着

头饰。

这位女性的肤色同样白皙、并且带着温和的目光、身材与艾蕾诺雅相比略为

高挑。

朴素的礼服紧紧包裹着充满魅力的肉体、充满高贵气息的脸孔、声音、以及

行为举止。

全部都说明了她正是出身於这个王权国家〝普利亚莫斯〞的王族。

其名为尤莉亚?布兰札莫亚。

与尤莉亚有着同样色泽的头发与瞳孔的微胖少年则是尤莉亚与现任国王的弟

弟、维可?布兰札莫亚。

四个人的交情从年幼的时候就开始了、这对姊弟从刚才就开始参观了这两个

人的比试…「比其他的东西我就赢不了吗、实际上说到狩猎,不就是我的赢了吗。」

面对逐渐险恶起来的拉里与艾蕾诺雅看着两人的交流、维可捏了一把冷汗。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要比比看搏击吗?换着地方吧」

「正合我意。两位、我们稍微离开一下」

对着姊弟说明后、两人开始朝着训练所移动。

就当维可试图追上去阻止时身为姊姊的尤莉亚以冷静的表情喊住了弟弟。

「没事的 维可、那两个人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吵架的喔」

「…是这样的吗、姊姊大人?」

「诶、当然!」

尤莉亚为了让弟弟安心下来而露出了微笑。

在这之间、拉里与艾蕾诺雅两人已经远远的离开了。

(不过说实在的…还是有点羨慕艾蕾诺雅呢…)

尤莉亚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了稍稍複杂的神情。

「呜…嗯…?…嗯喔、拉里…?

…呼呼…这不就已经变的硬梆梆了吗「

在训练所的某个角落、拉里与艾蕾诺雅两人在树下互相拥抱。

两人的嘴唇紧紧的重合在一起、艾蕾诺雅轻轻的触碰了青年的大腿之间。

「因为艾蕾诺雅实在太美丽了…铠甲下的身体也相当有魅力啊」

两人将先前穿在身上的铠甲都卸下了、艾蕾诺雅穿在上半身的是运动胸罩、

而下半身则穿着紧身裤。将铠甲脱下后、束缚在其中的紧緻的雪白肌肤

随着暴露在空气中的肢体而放松。

「笨蛋…别说这种恭维话啦…」

拉里率直的夸奖、让在心中偷偷高兴的脸颊瞬间染上红潮。

「是真的喔…」

「嗯呜?…这里也是吗…?」

将手放在胸罩上面、像是画圆一样温柔的搓揉着。

少女的语气应该是心理作用吧,觉得有些软腻。

「艾蕾诺雅的胸部…又大又柔软…」

「嗯呜…哈?…不要…不要动的那么奇怪啦…」

受到抚摸而颤抖的身区发出了喘息声。

「艾蕾诺雅…!」

「咿啊…?」

将运动胸罩翻起、少女雪白的肌肤越发暴露在空气中、而两团巨大的膨胀物

正轻轻的摇晃着。

青年的手正满足的搓揉着光滑的肌肤与柔嫩的膨胀。

用手玩弄着右边的乳房、并用舌尖舔弄着左边的乳头。

被羞耻染红脸颊的少女将身体依偎在少年的爱抚之中。

「嗯呜?…嗯?」

青年随后将右手朝着下方移动着、隔着紧身裤抚摸着少女的秘处。

「嗯嗯…?」

少女闭起双眼沉浸在快感之中。

身体依靠在背后的树上,少女轻轻的按着吸吮着自己乳房的男人的头。

青年将少女的紧身裤缓缓的脱下。

在接近秘处的地方看到了、少女所穿的粉红色的内裤逐渐被弄湿。

将手指滑入内裤之中、拨弄着她的阴唇。

「嗯啊…?…那里…不可以…?」

受到强烈快感的少女仰天颤抖着。

(果、果然…嗯?…被直接摸到的话…就是我比较弱了…?)

被肉壁所吸引的手指、在阴道内来回的搅弄着。

「哈啊…? 哈…? 拉里…?」

将手臂环绕在男人的颈部、以甜美的声音低语着。

「求求你了…已经…可以进来了吧…?」

将玩弄着体内、被爱液染湿的手指抽出。

「艾蕾诺雅…一开始不是很冷淡吗」

「真是的…还不是因为你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以前明明是贯彻着冷淡主义的人、现在却能变得那么害羞真想把她再弄哭

…不过要是说出来的话肯定会生气的,还是别说好了)

青年将自己的阴茎对准了少女的秘处。

「哈啊…拉里…?」

看着青年的龟头逐渐没入自己的体内后逐渐失神。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阴茎填满了满是爱液的阴道。

将自己的一切埋入少女体内的青年轻轻的吸了一口气。

「拉里…快点…快点动好吗…?」

「等…稍微等一下」

(稍微动一下马上就要射精了啊…)

维持着这个姿势、两人的嘴互相重合。

「拉里…?…拉里…」

艾蕾诺雅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不久后青年感觉到激昂的射精感稍微平息之后、腰部开始缓缓的抽动。

「嗯…呜?…来了…拉里的嗯?…这个…真喜欢?」

两人互相面对着彼此、少女就这样承受着青年的抽动。

青年的手牢牢的扶着少女的腰、专心致志的抽送着。

而少女则将自己的手放在青年的肩上随着身体的摇晃、发出了艳丽的喘息声。

「啊? 啊? 好激烈? 一直摩擦着里面…?」

大腿深处的秘部缓缓流出的爱液、沿着白皙且丰满的屁股摇曳。

站着的脚开始发软颤抖着。

(艾蕾诺雅的体内…还是老样子缠得这么紧…

刚刚好不容易才缓和一点呢…)

为了缓和射精的感觉、青年将手从少女的腰上挪开移到了胸口处、像是摘取

一样的搓揉着。

「啊啊嗯?…胸部虽然也很好、但…?」

急切喘息的艾蕾诺雅口中漏出一丝丝的不满。

两人彼此的距离不断的贴紧、艾蕾诺雅摇动得双峰不断的碰触到拉里的胸膛。

而青年的手则是将手紧紧的抓住少女的屁股、逐渐增强抽送的力道。

两人的唇瓣自然而然的重合、在彼此的配合下、贪食着彼此的唾液。

重合的腰部传出了抽送的声音。

结合部处溢出的爱液四处飞散。

「嗯? 嗯?…拉里…?可以去了吗…我…我就快要去了?」

青年将兴奋的少女她的单脚抬起、再一次的突刺抽动的幅度虽小、却异常的

激烈。被爱液弄湿的阴唇大大的张开将男人的肉棒全数吞下。

「嗯啊啊? 这个好厉害? 拉里…?里面被摩擦的感觉啊…完全不同呢…

啊哈?」被激烈抽动的少女、像是对单脚被抬高的动作相当满意似的发出了欢喜

的呻吟。

「已经…已经要出来了…艾蕾诺雅…」

「嗯ぅ?…今天…没关系的…所以在里面…尽情射出来吧…?」

「艾蕾诺雅…我爱你啊…咕啊!」

「嗯哈啊啊?…拉里?…啊哈啊啊啊啊!??」

噗噜…

伴随着射出的声音、从颤抖的肉棒前端吐出了白浊的精液。

少女柔嫩的躯体开始了微微的颤抖。

「啊啊嗯?…哈…啊…还没射完呢…?」

将无数的种子灌入了少女的身体里、不久后将阴茎拔出。

抽出来时、龟头的前端与少女的秘处之间拉出了白色的丝线。

「拉里…吻我吧…?」

全身无力、却露出了恍惚表情的少女以急切的声音诉说着愿望,两人的嘴唇

紧紧的重合在一起。

彼此伸出舌头、爱抚着彼此。

「嗯…拉里…喜欢…?」

「艾蕾诺雅…」

拥抱着与先前练习对打时不同的撒娇少女。

青年温柔的抚摸着她细长且艳丽的黑发。

「王子跟公主大人还在等着喔?」

「呜嗯…那回去时就装出和好的样子吧」

背对着彼此、两人将脱下的衣服再次穿上。

「嗯…?」

正准备穿上紧身裤的艾蕾诺雅露出了苦恼的声音。

(讨厌…拉里的精液…稍微滴出来了…)

注意到声音而回头的拉里、凝视着艾蕾诺雅的紧身裤处。

少女的紧身裤处所印出的内裤线条。

那件内裤的里面…阴道内如今正满满的都是自己所注入的精液只要一想到这

件事就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

「拉里」

少女突然的呼声让青年吓了一跳、回过神后看见少女的视线正专心的看向自

己的股间。

「…又勃起了啊?」

「…听到艾蕾诺雅苦恼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妄想一下」

「虽然很高兴…可是再下去的话、又得让那两个人在那边等我们喔」

「没关系。说些认真的话、应该就能平息下来吧」

「…例如呢?」

拉里深呼吸后、将至今为止所考虑的事说出来。

「艾蕾诺雅…如果达成父亲的遗志成功当上骑士的话…那还是平民的我…?」

艾蕾诺雅听了青年的话之后稍微愣住后说着。

「哈、你是笨蛋吗…!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我会一直跟你在一起的…只、只要你愿意的话…「

话说到这里、表情逐渐被红潮吞没的少女小声的说着。

「我、我都愿意当你的伴侣喔…」

「诶、艾蕾诺雅…」

「而、それに!」

少女将脸孔转向一边。

「你现在就像是侍奉着王子与公主的骑士了?只要在战斗中立下战功、迟早

会成为正式的骑士。那个时候、要是反过来变成我当不成骑士的话…」

艾蕾诺雅露出了寂寞的表情。

「抱歉、说了一些无聊的话」

拉里率直的低下头。

「回去吧、那两个人那里」

「啊啊」

语气稍微恢复的少女回应着。

…原本作为一介平民的拉里

为何会跟王足的尤利亚与维可两姊弟、以及骑士之女的艾蕾诺雅成为青梅竹

马如此毫无顾忌的说话呢?

那是在7年前。

王权国家普利亚莫斯发生的武装政变为开端的。

当时的国王引退后还不到一年次男亚伯?布兰札莫亚与他的家臣们将作为新

王的兄长该隐抹杀。

原因是因为对邻国的商业国家达乌梅蒂斯的外交政策所致的。

当时普利亚莫斯的臣下分为〝亲达乌梅蒂斯派〞与〝反达乌梅蒂斯派〞。

当时的新国王该隐以亲达乌梅蒂斯作为当时的国策。

因此反达乌梅蒂斯的家臣们相当恐惧担心会因此导致自己的既得利益受损。

因此决定要排除新王该隐所以和渴望王座的次男亚伯联手。举事的过程相当

顺利、当时阻挠新国王与反抗政变的人一个不留的通通被排除。

艾蕾诺雅她忠心耿耿的父亲欧特、在政变当中选择支持国王而战死。艾蕾诺

雅的母亲雪莉露担心遭到政变方的镇压而亡命到边境领。

然后在该引发剩这种事的时候正好错过的王族三男的维可、次女的尤莉亚与

其他人也同样亡命到边境领。

(附带一提、长女已经远嫁到他国了)她们来到边境领后――接受了异民族

与国境交界的边境都市特拉提斯的领主基雷特?欧鲁提克的庇护。

特拉提斯本身就具有矿山、同时也有与异民族交战所需要的骏马。

也就是说以武勇着称的基雷特?欧鲁提克边境伯本身在武力与经济上都拥有

足够的力量。

然后在这七年间、新任国王亚伯?布兰札莫亚

一直无法攻下边境都市特拉提斯、反而时常在野战中遭到边境伯击败。

并且反达乌梅蒂斯派造反这件事导致本国与邻国的边界时常有小摩擦、因此

无法集中兵力在特拉提斯上。

在这边稍微说一下拉里的出身吧。

拉里?哈维是个战争孤儿、受到城中教会的养育。

年幼时的他就已经将教会中所有的藏书全数阅读完毕并将那些完全转变成自

己的知识的读书家。

听说了这件事、某个同为读书家的商人让他进入了自己秘藏的书库中。

他开心的阅读着商人的藏书、并对兵法这项展现了极高的兴趣。

就在那时。

他、邂逅了艾蕾诺雅―――

Tags:
相关资源: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