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雪姐的故事

分类: 淫色人妻
人气 / 2021-09-05 发布

青鱼村是典型的鱼水之乡。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村民们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充分利用这里的山山水水,不但种了许多果树赚钱,还挖了众多的池塘养鱼。

因为村里盛产青鱼而得名“青鱼村”青鱼村地广人多,物产丰富,村落富有,十之七八的村民过上了小康生活。

这里的青山和绿水不但令他们过上了小康生活,也蕴育了一个又一个的嫩艳美女,肤白细嫩,如水柔滑。

村里最出名的美女就是白如雪。

她不但是村里最出名的女人,也是村里是非最多的女人。

同时也是村里最富有的女人,似乎也是村里最可怜的女人。

白如雪16岁初中毕业,因为家里穷念不起高中,为了生活只得随着滚滚人潮下海打工。

第二年认识了亿万富翁江青云。

相识不到一个月就爬上了他的床。

18岁那年生了女儿白映雪。

以为江青云真的喜欢她。

有了孩子对方露出了真面孔。

白雪如被无情的抛弃了,带着女儿白映雪伤心的回到了青鱼村。

她用江清云给她的钱在村里修了一栋最豪华的乡村别墅。

白如雪回到村里整整10年了,既没有再出去打工,也没有另外找男人,和她的寡母李小红一起抚养女儿白映雪。

白映雪遗传了她的美貌,小小年纪落得婷婷玉立,是村里人见人爱的小美女。

含苞待放,散着郁郁芬芳,一举一动透着无限阳光。

昨晚白如雪又没有睡沉,翻着屁睡到11点才起床。

乌黑长发乱蓬蓬的像狗窝。

乳白色纯棉睡裙又宽又大,裹着身子隐去了线条。

打着哈欠揉着双眼进了卫生间,反正家里只有她们三个女人,平时从来不关门。

进了卫生间两脚一蹬,纯白色横式拖鞋飞进了浴缸里,水花四溅,漾起层层浪花。

弯着两条粉藕似的手臂脱了睡裙。

又白又嫩,水灵灵的身子像刚出锅的嫩豆腐,轻轻一掐就能挤出水来。

小腿圆圆的像两只剥皮的嫩藕。

又长又直,白~皙圆润,粉~嫩嫩的像玉雕一般。

屁股又圆又翘,性~感迷人。

两瓣翘起的臀肉之间那道沟子又深又细,有点像胸前那道肉沟子,看一眼就想咬上一口,连皮带肉吞进肚子里。

小腰肢又细又长,盈盈一握柔若无骨。

只生了一个孩子,小腹的妊娠纹若隐若现,不影响整体线条和身体的嫩白。

胸口那对又白又嫩的饱~满之物小了一点,36C级加。

哺乳过孩子有一点松驰,却没有明显的下垂。

顶端的两粒两小可爱红艳艳的像熟透的樱桃,恨不得咬在嘴里连核一起吞进去。

昨晚她又做梦了,梦到男人在她身体里粗暴的冲捣。

她始终没有看男人的脸。

醒了之后发现小腹下面泥煳煳的,流了很多水。

想着夜里的粗暴和野蛮,她身体起了变化,喘息着扔了喷柄,左手按在胸口用力揉搓,右手按在小腹之下来回滑动。

白映雪听到卫生间有声音,好奇的跑了过去,站在门口向里看了看,里面只有白如雪一个人,眨着灵活狡黠的大眼不解的问,“妈咪,你是不是生病了,叫得这样痛苦?”“啊……”

白如雪像入室的小偷被人抓住了一般,从小腹之下抽回右手按在小肚皮上,“没,没有事,妈咪小肚皮有点疼,揉的时候用力点了。”“妈咪,要不要雪儿帮你买药?”

白映雪不放心跑了进去,伸出粉~嫩嫩的小手帮她揉,“妈咪,你小肚皮痛,是不是又要来那个了?”“雪儿乖,妈咪没事了,你回房间做功课去。”

她左手落在白映雪的头上,抚着她的如云乌发,“雪儿是妈咪的宝贝,每次都要考第一,绝不能让任何人看轻妈咪的宝贝。”“妈咪放心,雪儿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妈咪,每学期考第一次气死那些眼红的坏蛋。”

白映雪小脸一紧,两眼透着倔强和坚毅,抓着她的右手亲了亲,蹦跳着离开了。

她胆子大得很,仍旧不关门继续方才的动作。

不过这次不敢喘息浪叫了。

揉着揉着又流水了,不管她如何努力也无法达到夜里那种快乐和满足。

抽回右手抓着喷柄贴着小腹塞了下去。

一个动作没有完成,楼下响起宏亮的男人声音,“请问有人在家里吗?”

该死的!

白如雪气得发抖,扔了喷柄抓过毛巾围在腰上,冲出卫生间到了阳台,探头向下看去,来人站在门口看不到面孔,只能看到健硕强壮的背影,拉长双颊没好气的说,“家里没人谁把门大大的开着啊?”“啊……”

门口的男人听到声音从楼上传来,转过身子跨步下了台阶,站在水泥坝子向上望去。

白嫩嫩的胸~脯清晰入目,两团圆鼓鼓的嫩肉之间那道肉沟子若隐若现,男人咽了一口口水,脸上堆起亲切笑容,“大嫂子,我想租你的房子,方便不?”“租房子?”

白如雪两眼瞪大了少许,这才细细打量这个陌生的男人。

村里的男人不可能租房子,她也认识村里的男人,可她从没有见过他,显然不是村里的。

这男人年纪不大,最多22、23岁。

身上却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息。

面孔说不上潇洒英俊,可体格强壮,肌肉发达,壮得像一头大水牛。

强壮有力的手臂从纯黑色的无袖T恤露出,充满了暴力和野性。

胸肌超发达,两边鼓起的肌肉不比她的两团嫩肉差。

躺在他的怀里肯定很安全,让那强壮有力的双臂抱着肯定很温暖,很舒适。

晚上蜷在怀里睡觉……

呸!

怎会有这种下贱的想法。

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

白如雪双颊没由来的泛起了潮红。

方才被热水冲洗,本就一片嫣红,娇艳欲滴,现在更加红艳娇嫩,水嫩嫩的像熟透的水蜜桃,动人极了。

“是啊!我走遍了整个青鱼村,只有大嫂的房子最合适。

只要大嫂子同意,我可以出高价。楼下三间全租了。”

男人沿着平坦的水泥坝子再次后退,从不同的视角窥视露在外面的粉~嫩胸~脯。

“你租来做什么?”

白如雪心里一盘算,反正楼下空着,一直住三个女人冷清清的缺少生气,多个男人可能会热闹点。

“我想在村里开一家美容馆。”

男人还在后退,快到围墙了才停止,踮着脚尖偷瞄她的胸~脯,也在暗测小白兔的尺寸。

“开美容馆?在村子里?”

白如雪两眼瞪的比小鸡蛋还大,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真的想在村子里开美容馆?”……

白如雪有点像中邪,完全相信他的话,光着脚丫子向楼下冲去。

最一级台阶失足下滑,惊唿一声伸手抓住栏杆,闪身之际腰间的毛巾松了。

她稳住身子再次举步,毛巾悄然下滑。

那对可爱的小兔兔顽皮的跳了出来,在外面活蹦乱跳的奔跑着。

余海洋咽着口水迎了过去,两眼比牛眼还大,直勾勾的盯着蹦跳的小白兔。

身体渐渐起了变化,热流从小腹升起传遍全身,局部开始膨胀。

女人发现他眼神有异,顺着他的目光低头打量,发现小白兔早就跳出来了,双颊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赶紧转过身子扎好毛巾,“你这人咱这样啊?偷看人家。”“大嫂子,这咱能叫偷看啊?是她们自己跳出来让我看的。”

余海洋加快步子奔了过去,站在她的右手边斜视胸~脯,目光从毛巾边缘向里钻,“这才叫偷看,可惜什么也没有看到。”“说你胖,还真喘起来了。”

白如雪扑哧笑了,知道方才的事儿不能怪他,是自己不小心走露了,幸好毛巾没有掉下去,要不……

“大嫂子,我不是胖,而是壮,壮得像一头牛的壮。”

他的两眼仍没有离开白嫩之处。

“成,就算你像牛一样壮,和我有什么关系?”

白如雪一下笑弯了,领着他拾级而上,“你以前开过美容馆没有?”

开过才怪。

男人心里偷笑,可嘴上不能示弱令她起疑,“我是这行的老手了。服务项目众多,如果大嫂子不介意,我可以免费……”

他突然不说了,两眼直直的盯着她的胸口。

白如雪双颊再次泛起动人潮红,不但没有回避反而靠近了一点,“你,你会隆胸?”“这是主要服务项目之一。”

男人一下子来劲了,两眼放光准备大谈他的隆胸史和将来的梦想,以及开馆的服务宗旨。

“你先看看房子,真的觉得合适就租给你。”

她领着进了左手边的房间,将整栋房子作了简单的介绍。

一共是三楼有15间房子。

楼下三间面积最大,二楼和三楼的房间是隔开的,两个房间的面积和下面一间相同。

“大嫂子放心,如果不合适我就不会找上门了。”

他迈着步子走完了房间,估计这房间的面积有25平方米左右。

三个房间就有75平方米左右。

乡村美容馆有这样的规模应该够用了。

“反正这房子空着,水电气你自理,房租你自己看着办,给多给少没有关系,但不准用这房子搞些乱七八糟的事。”

她虽然10年没有出去打工赚钱,可她并不缺钱。

“我一个大男人,哪会弄饭啊?”

男人苦着脸装可怜,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一步步的接近她,一起吃饭是不错的机会,这可不能放过。

“你想和我们一起吃?”

白如雪不是笨蛋,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可家里就她们三个女人,桌子上突然多一个陌生大男人,总觉得怪怪的。

“房租和每月的生活费我付1000元给大嫂子,其它的费用不需大嫂子出一分钱,大嫂子觉得怎样?”

他开始使用金钱的魅力,他也清楚白如雪不缺钱,可白映雪的年龄渐渐大了,费用越来越高,她又不想出去打工了,突然多一分可观的收入,相信她不会拒绝。

“这……太多了吧?”

白如雪心里一盘算,一年就有12000元的收入,这房子一直空着关老鼠。

农村的生活一个人能吃多少?

最多就150~200元左右。

每月纯赚800元左右,这生意划算。

却不能表现得太白了,嘴上还是装模作样的推辞一番。

“不多,不多。以后有什么事儿还得麻烦大嫂子。到时,大嫂子别嫌我麻烦就是了。”

男人心里偷笑,再次领略到了金钱的无穷诱惑和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你的乡村美容,到底做些什么?”

她出外见过世面,知道城里美容时髦吃香,可从没有听说有人在农村里开美容馆。

他能否赚钱不是她关心的事儿,她只是好奇他为什么要在农村开美容馆?

“太多了,多得大嫂子无法想象。”

余海洋的目光再次落在白嫩嫩的耸起之处,“隆胸是重点服务项目之一,瘦身美体,洗面美容,纹身刺青、处女膜修复……”“啐!农村哪个女人兴这套啊?”

白如雪身子一热夹紧了粉腿,嘴里干干的想喝水,想到自己年纪轻轻的貌美如花,可惜没有遇上合适的男人,如果把那玩意儿修复了可以冒充处女,再一次享受破处的无限激情。

“大嫂子,你先别啐!”

男人两眼一斜目光移到小腹之下,“大嫂子显然不是处女了,可大嫂子心里却在想,如果真的把那玩意儿修复了,肯定可以再次享受破处时的甜蜜激情。”“啊……你是个鬼!”

白如雪大惊,内心烘的一声身子像着了火,浑身滚烫像掉进了火坑里。

“我是活生生的人。大嫂子别怕。大嫂子有这种想法是人之常情。”

他怕女人恼羞成怒甩腿走人,不敢再刺激她了,“黄褐斑,妊娠斑,妊娠纹,小腹去脂等,所有和女人有关的大小毛病都是我的服务项目。我的服务宗旨是,让美丽的女人变得更美丽,让不美丽的女人梦想成真,告别烦恼开开心心的做美丽女人。”“小伙子,你到底是什么做什么?”

白如雪内心涌起强烈的好奇,他的服务项目有三样是她一直渴求的。

小白兔本来就不大,生了孩子哺育之后又走了样,小腹的妊娠纹让她常常烦恼,恨不得抓起菜刀切掉那层表皮。

年少无知爬上了大款的床,懵懂的献出了初夜却落得如今的结局。

真的好想把那层膜修复了再做一次少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好好的,用心的爱一次。

否则真会辜负上苍赐给她的如花容貌,“大嫂子真是善忘啊!我租你的房子开美容馆,你说我是做什么的?”

男人一脸暧昧,避重就轻拒绝透露他的来历。

“你准备什么时候开业?”

别的她不敢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个壮得像牛一样的年轻人大有来历,看样子开美容馆不是为了赚钱,有可能是为了好玩。

多半是某个豪门弟子闲得无聊了想找点消遣。

又一个败家仔。

“这事儿和女人初夜一样,前戏要足。”

男人两眼又作怪了,盯着她的两只小白兔用言语她,“前戏越足,后面的就越爽。男女双方能享受更多的快乐和激情。”“诨话连篇。”

女人心里悄然涌起一丝渴求,想起昨晚的梦悄悄咽口水,“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能力范围内雪姐一定帮你。”“小弟余海洋,先谢过美女雪姐的承诺。”

他微笑着趁机改口并自报姓名,“海洋有需要时一定请雪姐帮忙。”

时值五月,日正当空,炎热难挡。

知了躲在树荫里长吟不止。

夏虫在娇花嫩草之间蹦跳欢鸣。

完全不知人们正被烈日折腾着。

日头渐毒。

大黄摇着近50公分的粗长尾巴进了院子,发现台阶上的余海洋,劲毛立即竖起,两眼闪着幽幽绿光,“呜……呜……”“呜……”

余海洋更搞笑,蹲子学着它的样子摆了一个造型,嘴里比它的呜声更大。

大黄没有坚持到30秒钟,劲毛顺了,两眼平和,甩着粗长尾巴撒开四腿奔了过去,两条前腿抬起抱着他的,伸出殷红舌头舔他的手背。

“大黄?”

白如雪以为看错了,这不是她养了3年的大黄。

大黄呜的一声松开余海洋跳了过去,抱着她的粉腿亲热。

白如雪更呆了,自己养了3年的大黄从不亲近陌生人,亲朋好友来了没有她们三人的招唿,一样会吠个不停。

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它只呜了几声,接着像见了亲人一样扑过去亲热,把她这个真正的主人甩在一边。

这是什么世道啊?

连狗也这样现实。

大黄放下两条前腿,劲毛再次竖起,转身过子盯着水泥坝子的边缘。

余海洋早有感觉,只是不清楚来人是谁。

白如雪抬头向大门口望去,看清墙外的人双颊微变色,“又是这群二流子,烦死了。”

二流子?

不是吧?

城里混混满天飞,越流氓越吃香。

农村里没有流氓却有二流子。

这年头好人难混,越坏越吃香。

他心里暗自苦笑,盘算着是不是变坏一点?

当一个流氓中的流氓。

他发现白如雪脸色难看,知道她没有办法对付这些二流子。

心里一动靠近了一点,微笑着圈紧她的小蛮腰,“雪姐,别怕,有事儿我顶着。”“海洋,你……”

白如雪不是惊讶他主动出面帮她,而是震惊他的动作,虽说年代不同了没有那种封建的想法,可刚认识他就搂着自己的腰,还那样亲热,是不是太那个了?

“***的!难怪胆子越来越大了,原来悄悄的找了一个小白脸撑腰。”

小刀子一摆三遥跨进了坝子,斜眉歪眼的打量余海洋,阴阳怪气的拿白如雪开刷。

真有点二流子的架势。

余海洋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

小刀子高高瘦瘦的像电线杆,浑身没有二两肉,双颊瘦的皮包骨头,嘴里叼着不到1公分的烟屁股。

瘦不拉叽的像排骨,可他偏爱显,光着身子甩胳膊。

咖啡色的松紧腰沙滩裤前面有两块混,好像刚从地里爬出来。

两条又细又长的露在外真像两根木棒子。

风大一点,真担心他会被吹走。

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是两个半大小伙子,大约只有16、17岁。

左边那个光头和他一样瘦,也喜欢亮自己的排骨。

右边那个白白胖胖的有点像女孩子。

这样子要可不像二流子。

小刀子用右手食中二指夹着烟屁股,扣指向白如雪弹去,“别以你为姓白,又找了一个小白脸就不买哥哥的帐,那事儿你怎么说?”

余海洋眼神一动,右手五指反复张握数次又松开了,搂着白如雪侧移半步避开了烟屁股,“雪姐,到底怎么回事?”“这事儿是个大麻烦。”

白如雪身子颤抖数下,却不是害怕而是紧张和兴奋。

被他搂在怀里感觉好温暖,好舒心。

她的心里从没有这样平静过。

真的好想一辈子让他这样抱着,睡觉也抱在一起。

躺在他的怀里聆听他的心跳,抚着他的发达胸肌倾诉自己的需求,蜷在他的臂弯里甜蜜入睡。

他发现女人唿吸凌乱了,滑动左臂搂得更紧了。

身体也起了变化有了最原始的需求,浅咖啡色休闲裤内发生了动乱,有东西在里面不安的跳动呐喊。

白如雪摆动右手碰错了地方,感觉十分粗暴野蛮,有点像昨晚梦里那样。

喘息一声唿吸更乱了,身子一软紧贴在他的胸膛,想起三天的事心里一阵叹息。

大约是一周前,小刀子的远房堂叔从外面打工回来。

听说发了大财,要承包村子里所有的果园实行企业化,所有果园由他一个人负责管理,新苗的栽种,品种的嫁接,果实的推销等等,全由他统一策划管理。

说得白一点,他就像一个公司的老板。

村民以后帮他一个人打工。

拱手低价转让果园不说,还得委屈的帮他做事看他的脸色过日子,心甘情愿的让他剥削压榨。

村里已有部分村民接受了他的好意。

正因为这样让小刀子和他的远房堂叔看到了希望。

罗大福怂恿小刀子和村里那群无所世事的小伙子到处游说,威胁恐吓,想方设法,不择手段的要承包所有果园。

白如雪家里的面积比较大,有三亩苹果树,两亩梨树。

家里没有男人又不擅长管理鱼塘,所以她家只有果园没有鱼塘。

小刀子盯得很紧,三天前放了话今天一定要结果。

余海洋见她双眼红红的,显然不愿意让别人剥削,“雪姐,你有什么打算?”“我还能咱样?”

白如雪苦笑叹气,看着院子里的小刀子破口大骂,“你这个死龟儿,想承包老娘的果园就得答应我的条件。”“白寡妇,你是在做梦吧?”

小刀子双颊一抖,对后面的跟屁虫挥了挥手,“兄弟们,手脚利落一点,这婆娘给脸不要脸,我们就打她的臭脸,看她以后如何勾引小白脸?”“雪姐,这场面好像在演电影啊。”

余海洋连眼角余光也没有看小刀子三人,搂着她向堂屋门口退了一步,“你真的甘心转让果园?”“这阵势你看到了?”

白如雪苦笑挣扎,“我只是要求价格高一点,他们一步不让,不想多出一分钱。不答应就是这场面。”“小伙子,等一下。”

他知道白如雪不甘心,她想保住果园却是力不从心,这事儿既然遇上了,又租她的房子做生意,想睁只眼闭只眼也不可能了,见小刀子冲上了台阶,阻止他不要这样冲动。

“小白脸,我们找的是白寡妇,你别不识抬举横插一腿,女人多的是,识趣的就快点滚开。”

小刀子脸色一冷跨了过去,扬起右拳直砸白如雪的面门。

Tags:
相关资源: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