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合租房开始的艳遇

分类: 激情文学
人气 / 2022-03-16 发布

从合租房开始的艳遇

从合租房开始的艳遇

第一章 雨夜御姐

大学毕业,我留在了省城,在某个事业单位混口饭吃。大学也曾交过两任女朋友,第一任比较奇葩,不到一年就吵架分了。和第二任倒是平平淡淡谈到了毕业。但是,毕业后,她回县里了。没多久,我们也就和平分手了。这段感情的结束,我并没有多过惋惜。

单位没有宿舍,我就在单位附近随便找了个单间就住下了。说是单间,其实是套房一隔为三,每个房间都配有卫生间,洗衣机和冰箱,甚至还有晒衣服的地方。每个单间都独立出租,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和另外两间的租客并不算室友。说是邻居更为恰当。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我们套间除了这三间外,还有一个共用的客厅。但是说是客厅,也就一套旧沙发,一个小破电视。基本没人坐。无所谓了,我也不是那么爱交新朋友。跟室友一起住的日子,我算是受够了,运气好的,能碰到不错的室友,发展为铁哥们。运气不好的,特么一年都没见他买过一瓶洗发水,一支牙膏,一个衣架,一包纸巾,全是蹭别人的。

在这群租房里,房间小是小了点,但是清静,自在,还离单位近,基本提前20分钟起床,提前10分钟出门,走路几分钟,就能刚好打上班卡。刚出来工作没多久嘛,虽然有住房补贴,但是物质上还不想太高端,本来工资也没多高,随便住了,怕住得太好,格局打开了,那就消费不起了。我第一任女朋友就是因为长得又没那么好看,又太物质,第一次送个300的包,她很开心,后来,打打肿脸充胖子送个1500的包,她是开心了,我吃了一个月的泡面。结果这次格局打开了,她再也看不上几百块的包了。大家都还是学生,我的钱也是父母给的,哪里能供得起这样的女朋友。

和其他两间的室友,见面次数并不多,因为大家都是一回来就关在自己房间里。玩手机,聊天,看电视。我则是去附近公园逛逛,跑跑步,做做运动。跟大家碰到了,也就是随便问个好。从她们放在房门外的鞋子,我能判断出,我隔壁那个房间,是住着一对小夫妻,或者小情侣,另外一间,应该只住着一个女孩。

我倒是挺想认识那个单独一间的女孩,虽然碰面次数不多,但是随便两眼就能让人看上眼,她模样挺可爱的,身材也还可以,青春靓丽,是我的菜。有男人的那个,稍显成熟些,很高挑,好像胸还不小,妥妥御姐范。

由于御姐房间是跟我房间只有一墙之隔,如果那边动静大点,我房间里都能听到。群租房嘛,那墙跟纸糊的一样,根本不隔音。这御姐也是欲姐,(或许是他男人欲?)一周能摇好几次床。咯吱咯吱,伴随着女人强忍着不喊出来的叫床声,摇得我浴血喷涨,听得我下身充血。她摇一次,我撸一次,摇一次,我撸一次。听着现场直播,撸完再睡。

我不知道青春女孩此时此刻在干嘛,她应该也是能听见御姐的摇床声。我们房间一字排开,御姐在中间,我和青春女孩在两边。所以,青春女孩跟御姐,也是一墙之隔。我邪恶地想象,青春女孩或许此时也在一边听着摇床声,一边自慰。哎呀,小姑娘,既然我们都有需求,互相解决多好啊!

互为陌生人的情况持续了几个月。终于有一天,我们之间的平静被打破了。

那天,白天都还晴空万里,傍晚却倾盆大雨,把一堆准备要下班的人,都堵在写字楼门口。我凭借着自己住得近的优势,肆意奔跑在大雨中。由于是初夏天,不冷,反而凉快。回到住处,我洗了澡,把淋湿的衣服丟洗衣机里洗。只一条宽松三分裤,空挡躺床上,打开手机看看点什么外卖。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伴随着一个女声:有人在家吗?帮我开个门。

会是谁呢?我疑惑地打开门。

原来是御姐,浑身湿透,一脸尴尬地看着我。我让开让御姐进来,御姐关好门,跟我解释道:不好意思哈,我钥匙落在公司了,雨太大,又不想再跑回去,你有在家那真是太好了!

我盯着御姐湿透的上衣,白衬衫里,蕾丝边胸罩已经很明显了,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下身也一股热气袭来,帐篷轻轻顶起,由于我没有穿内裤,感觉特别明显。

我尴尬得连忙回应:没事没事,举手之劳。

那么,你能进的去你房间吗?你老公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到一个问题:御姐不是把钥匙落在了公司么,那么她应该也进不了房间。

御姐笑着回应:没事,我在客厅藏有备用钥匙。

“哦。。。那你去拿吧,我回房间了。”出于礼貌,我不能去看她钥匙藏在哪里,转身回房间。同样出于礼貌,我也不关房间门,就坐在床上,静静等待着御姐找到钥匙开门回房间。

但是,等了挺久,只听见御姐不断翻东西,不闻开门声音。我现在门口问,还没找到吗?

御姐有点不好意思:是啊!也真是奇了怪了。我记得明明放在这里的。御姐指了指杂货箱。

“我帮你。”我说完,御姐便让出一个位置,我挤过去,稍稍勃起的鸡吧从御姐的臀部划过,顿时又胀大几分。我赶紧蹲下,翻找着御姐的备用钥匙。御姐俯下身,看着我翻找,我感觉御姐身上有水滴我身上,回头一看,顿时眼睛挪不开了。御姐因为是俯身的动作,领口大开,刚好在我这个位置。

好大。。。。。。好白。。。。。。

御姐也感觉到了尴尬,赶紧起身,说我去那边找找。说着就起来了。我也无心去找钥匙了,满脑子都是御姐的又大又白的。。。。。兔子!

“阿嚏!”御姐这时打了个喷嚏。御姐看样子是被淋了有点着凉了。她湿答答的衣服还穿在身上。她进不去房间,没有衣服可以换了。

“你老公呢?他什么时候回来?”我问。

“他有事回家去了,今晚不在。”御姐尴尬笑了笑。

我指了指另外一间房间:“也不知道住这间的小姑娘在不在。”

御姐耸耸肩,“你是说小琴啊,她都请假两天了……阿嚏!”御姐还没说完,又一个喷嚏出来。

“要不你先去我房间洗个澡,换个衣服吧。”我帮御姐拿了一条新毛巾。我浴巾没有多余的,但是毛巾一定会有。男人嘛,每天出油量大,我的洗脸毛巾,没两个月就油油腻腻,很难洗,所以我干脆就一次多买个几条。

“那只好先这样了。。。。”御姐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欣喜若狂,又翻出我的干净T恤,和大裤衩,递给御姐。

我在客厅静静等着御姐。这时御姐喊我:“那个……小哥哥,你有沐浴露吗?”

“没有耶!我平时都是用香皂。”我感觉沐浴露冲洗不干净,滑滑的,很难受。但是香皂这东西,是直接接触皮肤的,共用的话,我是不介意,但是御姐可能会介意吧……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去用。

好一会儿,御姐门开了,手上还拿着她的贴身小可爱,看样子已经洗好了。问我要了衣架,晾在了角落。我看直了眼,大裤衩也挡不住御姐的大长腿,我宽大的T恤里,两只大白兔不断晃荡着。我平时随便买的洗发水,用在御姐头发上,味道都感觉特别香甜,醉人!

“瞎看什么呢?!”御姐小小嗔怒了我一句,把我惊醒过来。但是此时御姐也注意到我的下身的帐篷已经支起好高,不动声色地吞了一口口水。“那个。。。你有没有吹风机?”

我寸头的发型,哪里会用得上那个。但是,还真有!有些东西虽然用不上,但是我觉得应该要有。有时候衣服没干的话,吹一吹还是很有效果的。御姐翻出她的包包,拿出小梳子,在我房间的梳妆镜前,慢慢梳理着她的秀发,然后又用吹风机吹一会,又拿小梳子慢慢梳理。我在她不用吹风机的间隙,问她晚餐吃了没有,要不要一起吃个外卖,吃辣不。御姐说,她还没吃呢,辣一点也行。

本来外卖正值晚高峰,雨天更慢。不过,楼下餐馆我熟,外卖平台抽点高,老板更愿意接自己的外卖单。我留有他们的订餐卡片。没一会儿,餐馆老板娘就扭着大屁股给我送餐来了。

我把晚餐放在桌子上,喊御姐过来。御姐这时也吹好了头发,晃动着大白兔朝我走来。

“这么辣!”御姐可能刚好吃到辣椒,把脸给辣红了。“有冰水吗?”我翻来冰箱,软饮料刚好都喝完了,就剩几罐啤酒。“啤酒也行!”我帮御姐打开啤酒,御姐大大喝了一口,“爽!”看样子御姐也会喝酒。

我也打开一罐啤酒,和御姐边吃边聊。我让御姐称呼我叫小枫,御姐让我称呼她玲姐,她年纪比我大三岁,已婚未育,在附近公司当会计。另外一间的女孩叫小琴,是她同一个公司的同事,但是比我年龄小一岁,也是会计。并且有点侧重说明,小琴单身哦!

小琴单身固然好,但是现在正在我面前的,是玲姐啊,宽大的T恤里,一对大白兔不停晃动着,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小小凸点,我想狠狠蹂躏那大白兔,轻轻把那个小凸点咬在嘴里。白里透红的脸蛋,就算是已经卸妆,也找不到什么瑕疵,红红的嘴唇因为在吃东西而不断动着。这。。。。要是能把我鸡吧塞进去该多好啊……

我发现,我对着玲姐想入非非的同时,玲姐也盯着我的胸膛看,我虽然不是肌肉男,但是该有肌肉的地方,也都有肌肉。经常运动,都不会有赘肉。

快要吃完了,我想考虑着接下来的节目试,玲姐突然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上次我不在家,小琴拿我备用钥匙进房间拿东西来着,她好像说把钥匙放在……”她也没说完,就起身去找了。一对大白兔消失在我面前,我才听到了玲姐的话。

“找到了!这个死丫头,钥匙用了不给我放回原位!”玲姐拿着钥匙开心得对着我晃一晃。说完,开门进了房间,把我关在了门外。不过,一会儿就出来了,原来玲姐是进去换衣服了,她穿上了自己的睡衣,胸罩也穿好了。我很失落,大白兔看不到了,好在她的睡衣是吊带的,露出小香肩,也是个不错的风景。

我们一起到我的房间,把剩下的晚餐吃完。一听啤酒下肚,玲姐脸已经透红。诶,别说脸了,连脖子肩膀都带点红。很是诱人。

吃晚,玲姐问我借了吹风机,回房间去了,她说她白天窗户没关,而床又刚好在窗边,现在床已经被雨淋湿一大片了,她要用吹风机吹一下。

我很落寞。

我听见了两个吹风机的声音,看样子玲姐是把她自己的吹风机也拿出来吹,意图把床吹干。当我躺在床上,回想着玲姐的大白兔的时候,忽然感觉有焦糊味,等我起身要查看的时候,停电了。“啊……”玲姐一声惊呼,“停电了吗?”

不是,是电烧了。楼道里都有电,我们套间没电。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果然,电箱烧了,糊成那样,看样子得找电工了,但那也是明天的事了。

从头到尾,雨就没停过,还时不时电闪雷鸣。“轰隆!”这时一声惊雷响起,窗外顿时亮如白昼。“啊——”伴随着尖叫,玲姐吓得一下子窜我怀里。我也吓了一跳,这雷很近很大声。但是,怀里的玲姐,让我顿时气血上涌。

“不。。。。不好意思哈,我刚刚被雷声吓到了。”玲姐尴尬得离开我的怀抱。“我们先点个蜡烛吧,房里有。玲姐接过我手上亮着手电筒的手机,回她房里拿,没多久,她就拿着几根蜡烛和打火机出来了。在客厅里点了两跟,她房间里也一根,我房里也放一根。”

我们并排坐在客厅沙发上,盯着蜡烛,默默无语。

“轰隆!”又一声惊雷,恰到好处地响起,玲姐又一次钻我怀里。我感受着她的芳香,不舍放开。她稍稍挣扎一下,又一声惊雷响起,她又一次躲在我的怀里发抖。也不知道哪位道友在此渡劫,还是哪个渣男在发毒誓。

许久,雨声似乎小了,雷声也远去了。蜡烛,也烧了一截。靠在我怀里的玲姐,直勾勾盯着我,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我面对着怀里的美人,不再犹豫,狠狠地吻下去……


Tags:
相关资源:
  • 苏老师被黑人爆操
    苏老师被黑人爆操
    2022-05-1899
  • 村里的骚婆娘
    村里的骚婆娘
    2022-05-1838
  • 妻子被我和干爹一起操
    妻子被我和干爹一起操
    2022-05-1823
  • 淫乱医生玩弄生病母女
    淫乱医生玩弄生病母女
    2022-05-1863
  • 老婆被人操的往事
    老婆被人操的往事
    2022-05-1818
  • 我和女同学的激情一夜
    我和女同学的激情一夜
    2022-05-06218
  • 诊所里的春色
    诊所里的春色
    2022-05-0699
  • 新的生活开始了
    新的生活开始了
    2022-05-0666
  • 我和圈里女领导3P的往事
    我和圈里女领导3P的往事
    2022-05-0690
  • 女孩被蹂躏的体验
    女孩被蹂躏的体验
    2022-05-03118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