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辉和他妈妈的故事

分类: 乱伦文学
人气 / 2022-03-25 发布

小辉和他妈妈的故事

小辉和他妈妈的故事

我和小辉是在论坛里认识的,有一个叫小辉的男孩一直执着要求和我加好友,但一直没有细聊。

他看我一直没回,就直接发了:“大哥,我妈需要你!”

“什么意思?”我第一次回应他的呼叫。

“我看过你好几次了,你真棒,我妈就需要你这样的。”

“我叫小辉,你有时间听一下我的故事吗?”我正在纳闷期间,他又补发一信息。

小辉高三刚开学时有一次他把模拟试卷忘记在家了,下午没课他回家取模拟卷时刚打开门,看到母亲和常年在院里收旧家具废品的老汉在客厅偷情。两人都一丝不挂,他妈身材好,皮肤白,可那老汉的皮肤早被院里的阳光晒得古铜色,一白一褐,分外显眼。老汉年龄不小了,力气也不小,居然抱着他妈在客厅里边走边上下恍着他妈操,他妈搂着老汉的脖子,呢喃说着他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也不敢相信的淫话。

小辉彻底懵了!

懵懂中他退了出来,走到电梯口,他从刚才的惊谔和愤怒中清醒过来,又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刺激和冲动。于是,他重新回去,轻轻开门,透过门缝偷偷看。

这时老汉已经把母亲压在沙发上,母亲雪白修长的大腿高高举起,老汉一边操一大声辱骂:”你个骚货,让你装正经;你个婊子,让你平时走过我身边时假装不认识,操死你”。小辉看着看着本能地把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边看边自摸,很快人生第一次手淫高潮。

回到学校后,小辉上课时脑子里总想象着母亲那雪白丰满又淫荡的身子,再也无法集中精力听课了,一年下来,本来笃定上北大、清华的成绩,最后只上了个三本学校,他是人大附这一届考得最差的几个人之一。

小辉就这样毁了。我听了后,陷入无尽的惋惜和唏嘘。

为了证实他说的话,我到了小辉的学校,为了进一步澄清真伪,我又通过关系找到小辉当年的班主任。

小辉说的全是真的。尽管他的班主任和老师还在为他学习成绩突然悬崖式下降而苦思不得其解。

小辉自从那次后就不敢正眼看母亲了,高考后,他干脆不和母亲说话了。上了大学后,平时也不回家,放假了就回奶奶家。在学校里对同年龄的女同学也没感觉。脑子里经常想起的还是母亲丰满淫荡的样子。终于有一天回他怀着十分复杂的情绪到家门口,他想听听是不是母亲又在客厅做那样的事。

小辉母亲是市里一三甲医院的著名外科大夫,那天刚好是夜班后在家休息。他轻手轻脚声开门进了屋,看到母亲穿着睡裙在沙上睡着了。小辉看着母亲一条腿挂在沙发沿,一条腿高高搭在沙发背上,想着就是在这张沙发上母亲和那个老汉毁了自己一生的前程,所有的欲望和愤恨交织在一起瞬间涌上心头,他大步上去,掀起母亲的睡裙。

“真骚呀,竟不穿内裤”小辉脱了衣服,几乎是恶狠狠地压到母亲身上。

母亲醒了,看着儿子眼中欲火闪烁,几巴硬得象钢钎一样就要进入了,又惊又吓颤抖着声音求饶说:“小辉,小辉,我可是妈妈呀!”

小辉本来还有一丝恐惧或都说顾忌,母亲一说话,他反而惧意全无,大几巴直捣淫穴泉心,一声一字说:”我要操的就是你这个好-妈-妈!“

小辉本来想着母亲会拼死反抗的,没料想,他的几巴刚插入,刚才还求饶的母亲就反转了,叉开大腿挺腰迎送,边呻吟边说:“啊,宝贝,我的宝贝乖儿子,操的妈妈好舒服呀”

小辉在线上不止一次地问我,女人到底有没有底线?他母亲瞬间就变反抗为迎合这一情景对他的性理念甚至人生观的影响太大了。

我不得不每次都安慰他:人类在进化的长途中,有一段时间就是母子乱伦的,这段时间在生物进化中只是一小段,但至少也有几十万时间。人类的基因图谱中其实是残留有乱伦的需求基因,只是生物选择和文明教化把这部分基因囚禁在人性的地狱深处。但只要有适当的放风机会,这段基因还是会复活。无论是母子和父女,还是公媳之间的性关系,放在一个特定的经历和场景中,都是存在即合理。

每当小辉听了后,都在线一声叹息:老师,要是当时就认识你多好啊!

我明白小辉心中的悲凉。他是在不断自责又不断回想母亲偷情刺激以手淫高潮的反反复复折磨中毁掉了学业,断送了那本来在北大、清华绽放的青春。

天哪,就这样就从了,真是天生的淫贱妈妈。小辉心里骂着,几巴插着把母亲从沙发上抱起来,学着那老汉的样子边走边上上摇恍着。

“啊,乖儿子真棒”显然,这是母亲最喜欢的姿势。

那天下午起,小辉和母亲从客厅到卧室,从白天到黑夜,一直疯狂着。然后和母亲相拥着沉沉进入梦乡。

小辉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熟睡过了。

从那天起,小辉就不住校了。

小辉找我,是因为他一直有一种感觉,就是觉得不光他多用力,都无法让母亲达到他第一次见到的,母亲和老汉一起时的那种亢奋又淫秽的状态。他找我,是觉得我是可以超过那个老汉,再现母亲当年的淫态。

听了小辉的故事,我的直感是,不可信,不能参与。

小辉不放弃,天天陈述他的理由。最后,他建议我去他母亲的医院挂母亲的专家号,看看母亲的长相、身材和气质,再定。

小辉母亲的医院,那时候还不叫XX大学XX医院,在当地是很有名气的医院。

晚上,急诊部,医院的楼道里,安静,平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水味。

“你是小辉的老师吧?”我按小辉的提示,推开小辉母亲的诊室,正不知道如何开口时,他母亲微笑着先开口了。

“小辉说你是真正的大专家,对他帮助不小。”小辉的母亲天生就是美人坯子,也不象一个生过孩子的母亲,快50岁的年龄,看上去象30多岁一样,170左右的个,不会超过110斤的身重,乌发及腰,丰乳肥臀,穿上白衣大褂,既有熟女的风韵,又别有一种医学专业气质,比小辉不断发来的母亲照片都好看,都性感。

之前的所有不好感觉,瞬间消失,相反,小辉说的那些情节、那种诱惑浮现在眼前。

“小辉说你身体不舒服,来,躺着让我看看”。她从桌子上拿起诊筒,手指向左边的白色小床。

显然,小辉事先和母亲商量过了。

我躺上检查用的小床,小辉母亲走过来时,透过一个显然是她故意没记的扣缝,可以看到她洁白一新的白衣大褂里,没穿内裤,一片面积不小的黑森林,一闪就没了,神秘又刺激。

身材真他妈的好呀!

我的几巴马上硬起来了,徐徐隆起。

她轻轻解开我的衬衣钮扣,解一个,手指轻轻滑过我的胸,然后把诊筒放在我的乳头轻轻摩挲。

我已经控制不了了。

她洞察一切,装着探我里侧身子的样子,俯身过来,雪白的大乳露出来,大腿刚好压着我刚才由于紧张而握着床沿的右手。

我的手一动,就碰到她的大腿了,我顺势就往上摸。

“欧阳老师,你是这里不舒服呀”小辉母亲这时候已经连一点点掩饰或矜持的意思都没有了,听筒直接从胸前渭到我的大腿间,我特意穿的松筋带休闲裤被她的听筒轻轻挑下。

冰凉的听筒在火热的几巴上轻轻滑动,我的手已经分开小辉母亲肥美的阴唇,一股淫水顺着我的手指潺潺流出。

我要起身,但她的嘴已经压上来,舌尖软软的伸进来,她的手已经代替诊筒紧紧握着我又硬又烫的大几巴。

“好大呀,比小辉描述的还大,还粗,还硬”

她说着就要骑上来,我赶快拦住:“大夫,小辉在家里等我们呢”

医院家属区离医院不远。我们往她家走的路上,一直是边走边吻边摸,在电梯里也没有停。

小辉正在家里担心我是不是看了后不满意走了。

当我和他妈几乎是搂着进了屋时,他马上高兴得象小孩似的。

按照我和小辉约定的计划,第一道程序:审讯。

“贱货,跪下”我一声大喝。

小辉母亲不知情理,正纳闷时,小辉把一个沙发靠背扔在地上,顺势把母亲按在地上,也厉声说:“老实点,贱人”

小辉母亲天生性奴潜质,平时在网上也一定没少看SM文章和电影,所以,听到我们严厉的喝斥后,她身上那种医学专家的专业气质和权威立马消失了,双手支地,腰部扭摆,乖乖的样子,十足的母狗奴。

“你这狗奴,快把和院里老汉通奸的过程,如实交待!”我坐在沙发上,一副检察官审讯贪官的架势。

“好,好,二位主人,我一定如实交待!”女淫医已经完全进入状态。

但这事来得突然,加上这时候她已经欲火烧心,所以,尽管想极力配合审查,但半天不知从何说起。

“说,从何时开始的,是不是小辉父亲病故前就开始了?”我一拍茶几,严厉责问。这其实是一个一直困扰小辉的核心问题。

“啊,主人,不是的,不是的”

“第一次是因为家里换家具,当时。。”

“医院里那么多男大夫你不要,是不是喜欢老汉又黑又脏长年不洗澡的臭味和脏劲,是不是?”

“啊,主人,狗奴受不了哇”我的这一问,击中了她的要害,感觉就象夹住了她的G点一样。她的腰不停地扭动,大腿叉得更开,又涨又痒的贱B开始淋淋沥沥滴痒水。

“是不是吃着老汉久不洗澡的又脏又味的大几巴特别刺激,特别上瘾?”

“啊,主人,是的,你好懂狗奴的心呀,啊,二位主人,先操几下再问吧,求你们了,我快来了呀!”

“大胆狗奴,鞭打!”我一声令下,小辉早已准备好的鞭子已经抽到他母亲硕大雪白的屁股上。

“啊,乖儿子主人,使劲打,打得妈妈好舒服,好舒服呀”也许此时她的M属性被暴风骤雨般的严厉审讯激发出来了,她一再鼓励小辉加力,雪白的屁股道道血印纵横交错越来越多。

小辉妈妈的骚劲和M能量大大超出我的经验和经历,身经百战的我也有点痒的控制不住了。只见她边呻吟边看我的勃起处,呻吟中夹带着不无得意的样子。

“小辉,你接着审,这个贱人,破鞋,不游街示众不解恨。”我站起来倒杯凉水压压欲火。

“家里换家具前你就经常拿着馒头、糕点出去,是不是送老头了?”小辉的鞭子扬起,学着我的口气审他母亲。

“不是的,我的小主,我的小爷,不是送给他的”

我一听,还有新情况。放下茶杯,从小辉手中接过鞭子,一鞭子下去:“说,不送家具老头,那是送给谁的?”

“欧阳主人,我,我,我不认识他呀?”

“啊,经常送吃的,还不认识?小辉,扇它个贱B不老实”我的鞭子啪啪响起,小辉抓起母亲厚厚的及腰长发就是一巴掌。

“啊,两位主人,狗奴真的不认识他呀。”狗奴外科专家这会更疼更痒了,苦苦求饶。

“是不是流浪汉!”《天龙八部》里段誉的母亲曾经在凌晨出门和一个衣衫蓝镂的流浪汉(段延庆)无言媾和怀下段誉,这一幕我一直认为金庸写的奇怪。但面对这只妖娆的母狗,慕然想起,不觉心头一震。

“啊,主人,主人,你太厉害了呀,狗奴太痒呀了,就是立交桥下的流浪汉呀。”小辉妈妈这会已经痒得万蚁穿心,没力气跪着了,全身真象母狗一样侧躺在客厅的地上,呻吟着,白色浓B水顺着大腿缓缓流到地板上。

“大白天,这么脏的傻汉,你怎么做?”小辉一听母亲除了院里的杂货老头,居然还和立交桥下的流浪痴汉有染,又气又痒又急,左右交叉,就是几巴掌。

“啊,宝贝小主人,你打得狗奴好舒服呀,狗奴没有和他操呀。”

我和小辉都觉得纳闷了,没有做,送什么吃的,学哪门子雷锋。

“你露B给他看,是不是?”我心中疑窦大开,心头欲涛狂起,巨浪排胸。

“啊,是呀,是呀,主人,你太厉害了呀,我要来了!我送他馒头吃,然后掀起裙子露B给他看,让他看得受不了射精呀,主人,主人呀,这是我一生的秘密呀”

外科母狗开始呜咽哭泣了,双手不停地拍打着地板,又翻过身来,仰躺着,两条雪白性感的大腿此时已经交叠着紧紧夹着痒B,大腿开始伸得笔直,阴埠四周的阴毛已经湿得结成一片,眼看着就要高潮了。

我们再也审不下去了,我把她从地上捞起来,从后面恶狠狠地插入湿水一片的痒B,小辉也是边骂边把几巴塞进母亲的嘴里,饥痒得不行的母亲马上贪婪地吃起来。

三个人在审讯过程中已经积聚了太多的欲能,我站在地上,扶着她的大屁股,使劲插进去,也许是从医院到家,痒得太久了,我从不同的角度,上下左右抽插,母狗啊啊叫着,不一会儿,痒B喷出雪白的大股的潮水,哗哗的,跟水库决堤一样。

“啊,老师厉害!”小辉一直在Q上问女人潮吹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怎么样子,这会看到母亲喷水了,马上把几巴从母亲的口中拔出来,来到母亲身后,跪在地上,啊啊叫着,接母亲弧线下来的白水,边大口接着边不停地说,啊,老师,男神,老师,男神!小辉把头仰进母亲的大腿下面,呻吟着舔我操她母亲的结合部,我拔出来时,他贪婪地舔吸我黾头上的淫水,我使劲插进时,他又狂叫着舔我的蛋蛋和母亲的阴蒂。我的两只手紧紧掐着外科母狗的双乳,饱满的乳房,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坚挺着。

我也是第一次和一对亲生母子这样疯狂投入,我把她拉起来,使劲抓着的她的乳房,她站起来,但我的几巴还在她的B里,我从后面顶她,然后又把她按在沙发上,双手拉着她的胯,使劲抽插,一边抽插一边骂:“操死你荡妇,操死你个骚B,不操死你,你他妈的就要到处害人”

她去立交桥下对着流浪汉露B的情形,深深刺激了我,也给了从来没有过的能量,我越想越气,越气越狠,只听着随着啪啪的响声,淫水在客厅飞溅。在不停的撞击下,母狗终于在第四次高潮之后,轰然瘫软在地。

此时,我还没射,我在猛烈撞击时已经顾不得小辉了,我侧眼一望,原来小辉不知何时已经射了,仰躺在地板上,舒服成一个大字。


Tags:
相关资源:
  • 爱脸红的岳母
    爱脸红的岳母
    2022-04-02408
  • 小辉和他妈妈的故事
    小辉和他妈妈的故事
    2022-03-25333
  • 可爱的娇妻与我哥和邻居的故事
    可爱的娇妻与我哥和邻居的故事
    2022-03-25116
  • 那一夜,我爬上了丈母娘的床
    那一夜,我爬上了丈母娘的床
    2022-03-16248
  • 将十八年来的快感,射进了姐姐的处女穴中
    将十八年来的快感,射进了姐姐的处女穴中
    2022-03-16223
  • 我把小姨上了
    我把小姨上了
    2022-03-10330
  • 公媳偷情宝鉴
    公媳偷情宝鉴
    2022-02-26189
  • 离婚后我娶了岳母为妻
    离婚后我娶了岳母为妻
    2022-02-26230
  • 小姑娘光溜溜的爬表哥床
    小姑娘光溜溜的爬表哥床
    2022-02-11183
  • 女儿与禽兽父亲
    女儿与禽兽父亲
    2022-02-05317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